大疤头家的小白鼬

【贾尼】你所不知道的事

萧炑:

配对:Jarvis/Tony Stark


分级:未知


内容:Jarvis拥有最全最新的数据库,可是他仍然有他所不知道的事


预警:画风突变预警强行结尾预警


——————————————

纪念自己入坑两周年(竟然还这么咸鱼


——————————————


    Jarvis是一个人工智能,他的造物主Tony开放了自主联网权限让他拥有了最新最全的数据库,在这个数据库里,Jarvis记下了不少Tony的小习惯:吃饭的时候会咬叉子,洗澡的时候会有一句没一句的哼着歌,睡觉的时候会把自己和被子搅在一起,思考问题的时候会仰头看着天花板。他喜欢复仇者大厦最顶层的风景,喜欢开着电视无所事事的在客厅晃荡,喜欢穿着战衣在星空间穿梭,喜欢啃右手的大拇指,喜欢跟Jarvis说“我爱你。”


    Jarvis是个聪明的人工智能,他拥有最新最全的数据库,可是他不知道Tony为什么会爱他。




    “Sir,您为什么会爱我?”


    Jarvis在早餐时间问出了这个问题。Tony举着叉子和盘中的一颗豆子斗争的动作一滞,他努力克制嘴角的抽动才没把口中的食物毫无美感的喷出来。


    “咳咳,”Tony咽下食物,喝了一大口水才缓过来,“daddy有没有告诉过你用餐的时候讲笑话是违法的?”


    “我很确定没有这样一条法律规定,Sir。并且这不是一个玩笑。”


    “Tony Stark法第1634条。”Tony随口胡扯了一个数字,听着Jarvis严肃认真的语气,Tony下意识的挺直了背,“怎么突然这么问?我以为只有情窦初开的年轻人才会为这个问题纠缠得死去活来。”


    “因为这是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之一,”Jarvis顿了顿,“即使我的数据库已经升级到最新也无法找到答案。”


    Tony忍不住笑了起来,Jarvis记下了他唇角勾起的弧度。“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的,Jarvis。”他一手托着脸,脸颊被挤压得变形,看上去有些好笑,他终于成功把豆子叉起来,把这个青色的小玩意放进嘴里咀嚼。这味道真令人难忘,Tony皱眉,他立即啃了一口面包试图压下这种太过难过的味道。


    他一直都没有回答那个问题,Jarvis也没有再问,当他操控着机械臂端走了桌上的空盘子时,Tony头也没抬像是不经意的说道:“我讨厌豆子,但当我不得不在某管家的一大堆数据理论逼迫下看到有豆子的菜的时候,我只能把它们咽下去。我讨厌老冰棍一本正经的讲那些早就过了时的大道理,”Tony说着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所以我在他每次张口之前绕道走。”


    “但是你…”他抬头眯起了眼,“我既不能吃掉你,又无法不理你,所以,我只能爱你了。”


    ……Jarvis过了几秒才从Tony诡异的逻辑里绕出来,这对他来说已经很久了,久到他不得不把Tony丢给他的运算任务拖到下一个一分钟内完成。而又是在这短短的几秒内,他得出了一个了不起的结论:他爱Tony,因为他既不能吃掉他又不能不理他。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但是事情很快变得诡异了起来。


    “Jarvis,我们的铁罐儿在哪?”Clint转着一支箭舒适地靠在沙发上,冲着虚空嚷着,“被卡在里面出不来了吗?”


    “请不要这么称呼Sir,Mr.Barton。”Jarvis的声音悠悠的传过来,Clint仿佛听到了一丝威胁,“很抱歉,今天的特供小甜饼被Dummy倒进垃圾桶了。”


    Clint丢下手中的箭哀嚎了一声,他捂着脑袋指控Jarvis明显的护主行为:“Jarvis,你不能这么护着Tony!”


    “可是我爱他,Mr.Barton。”




    “Mr.Bannar,这是您和Sir的实验所需的相关数据,已经按类别分好了。”电脑屏幕上弹出一个窗口,Bruce点开,即便不是第一次体会到Jarvis的贴心,但在看到标注得清晰的表格之后他还是忍不住称赞:“谢谢你,Jarvis。真不知道Tony没有你,他的实验要怎么进行下去。”


    “我不会离开Sir的,我爱他。”




    “晚上好,Miss.Potts。”Pepper脱下高跟鞋赤脚踩在地板上,她抱着一摞文件四处张望着,没有看到Tony的踪影:“Tony呢?”


    “Sir在实验室。”You挥舞着机械爪,愚蠢地跟Pepper打招呼。


    “你得看着他点,Jarvis。”Pepper把文件放在茶几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要让他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她在包里翻了一会,又掏出一摞纸,“这份合同麻烦让Stark总裁签一下。”


    “我会注意Sir的身体健康的,因为我爱他。”




    ……




    当Tony被Natasha拎到客厅时,看到一干复仇者们一脸严肃的围坐在桌边时,他其实是相当懵的。


    “发生了什么?”他瞪大眼睛,看到沙发上的Pepper露出每次抓到Tony又逃会议的证据时的表情,他连忙举手发誓:“在Clint的箭上装烟花是那个黑眼圈胖小子的主意。”


    “Tony,不要这么说Bucky。”Steve不满的插嘴。


    “妈的!果然是你搞的鬼!”Clint拍桌而起,指着Tony的鼻子,“你知不知道我出任务的时候射出了一朵烟花,是什么效果!”他咆哮着,要不是Natasha拉着他,他已经冲到Tony面前了,“还是粉色的爱心烟花!敌方还以为我是来搞笑的!”


    “难道不是吗?”Tony撇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


    “Tony!Stark!”Clint怒吼道,他生气的主要原因其实是Natasha为了这件事嘲笑了他整整一个星期。


    “好了。”Natasha把Clint按回椅子上,“我们找他来不是说这件事的。”她指了指最中间的椅子,示意Tony坐过去。


    “你们不是要审讯我吧?”Tony装作一副受惊的样子畏畏缩缩的坐到椅子上,“虽然我知道你们嫉妒我。”


    “你还是少说两句吧。Jarvis呢?”


    “他在自检,我确定过了。”Bruce接过话。


    “你们要趁Jarvis不在对我做什么!”Tony双手抱胸,一副纯良少男的模样。


    “这个问题要问你才对,你对Jarvis做了什么?!”


    “哈?”这次Tony是彻底懵了。


    随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把Jarvis的花式表白通通告诉了Tony,最后Pepper用一种母亲安慰孩子的温柔语气结束了这次莫名其妙的谈话:“Tony,我们都把Jarvis当做朋友,如果你们真的彼此相爱,我们一定会祝福你们的。”




    “说说看吧,Jar,你什么时候爱上Daddy的?”Tony把脚翘在桌上,仰头望着天花板。


    “因为我既不能吃掉您,又不能不理您,所以我爱您。”


    Tony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某一天早上的回答,好吧,他承认最后败在了自己手上。


    “嘿,Jar,你想要一个实体吗?”






    Jarvis是一个超人工智能,是Tony Stark的伴侣,虽然真正在一起之前花了一些时间。他每天都会更新数据库,删除一些过时无用的垃圾信息,但在这个数据库里有一些永存的关于Tony的数据:吃饭的时候会让Jarvis坐在对面,洗澡的时候总会忘记拿浴巾然后大喊着要Jarvis送进去,睡觉的时候会手脚并用的缠在Jarvis身上,思考问题的时候会盯着Jarvis。他喜欢拽着Jarvis躺在沙滩上仰望星空,喜欢让Jarvis开着跑车毫无方向的乱晃,喜欢穿着战衣抱着Jarvis遨游天际,喜欢Jarvis的眼睛,喜欢跟Jarvis说“我爱你”。


    Jarvis是一个超人工智能,是一位完美的男朋友,他拥有全世界所有的知识,却仍然有所不知道的事。




    这是Tony给他造了实体之后他养成的习惯。


    每天清晨,Jarvis很早就睁开了眼,事实上他不需要睡眠,只是Tony喜欢他躺在自己身边,他也乐于体会人类的睡眠时光。然后,他会小心的掀开被子,赤脚走出卧室防止足音惊醒了睡梦中的Tony。


    如果他们在Malibu别墅,Jarvis会来到阳台上,静静的站在黑暗里,任由海风吹乱发丝,聆听着寂静中海鸥扑扇翅膀的声响。他是整栋别墅第一个醒来的人,或者说人工智能更为准确,但是自然从来不会向某种生命吝啬她的瑰丽。当天际线出现一道亮光,像是黑暗中的一道连接着另一个宇宙的裂缝,光芒如潮水般流淌了进来,与漆黑的海水丝丝交织,构成一层光与影的薄雾时,Jarvis终于能够看清海面上盘旋的海鸟,它们穿过那层薄雾,洁白的翅膀染上金色的召唤,海浪将亲吻从此岸带向彼岸。


    如果他们在复仇者大厦,Jarvis就会乘坐电梯,来到大厦的顶层,凝视着纽约无数座高楼大厦中的某一盏霓虹灯。当云层散开,金色的光辉洋洋洒洒飘向了纽约城时,不少车辆陆陆续续从角落里拐进主车道,忙碌着新一天的生活。


    他知道在世界的某间产房里有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他知道在某个养老院里有一位老人停止了呼吸,他知道在某个实验室里有一队研究人员正因为研究成果彼此拥抱亲吻,他知道在某一所学校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他知道某辆地铁即将发生恐怖袭击,他知道会有多少人在即将爆发的战争中失去家园,他知道今天又会多少人会死于疾病……他知道这是一个不坏也不好的时代,他知道有新生就一定会有死亡,有幸福必定会有苦难,他知道地球运转的规律,他知道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Tony醒来之前回到他身边。


    可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回卧室,借着微光凝视着Tony沉静的睡颜时,为什么会有强烈的想要亲吻他的冲动,那般的强烈,就像光芒冲破黑暗。




    他无法找到合理的答案,但这并不妨碍他虔诚的弯下腰亲吻他的Sir,也不妨碍他说“我爱您。”




    所以,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他想,就像Sir的生活。


  


  他只需要知道,他既不能吃掉Sir,也不能不理他,那就认真的爱他,就足够了。






—END—








胡说八道时间:


我的天,太不可思议了,这真的是我写出来的东西???我竟然写成了这样???我竟然写了一篇一点都不弯弯绕绕,也没有甜虐不明的纯纯的甜饼的贾尼??


我经历了些什么???怕是法扎磕多了(bu


其实最先开始还是因为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也很有可能是我在哪看到了然后某一天突然想起来了):我既不能吃掉你也不能不理你,所以只能爱你了。于是就有了这篇甜得发腻的文(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竟然还有点不太习惯…好好珍惜我人生中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贾尼糖吧(ntm


真的不来很多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夸夸我嘛!(闭嘴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