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疤头家的小白鼬

【空戬】辨我真假

渊昭:


甜饼~《宝莲灯前传》衍生。


这里的【真假孙悟空】有私设,个人按照大圣爷自己搞事情一论来理解。


这时候的二哥应该还在灌江口,而大圣在取经。


不考据,只是单纯的拉郎XD~


走起!




孙悟空拉着他的分身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其实没有多少恶作剧达成的快感,相反————心里还是隐隐委屈的。


自家师傅青红皂白不分把自己撵出来,还让吃了一通紧箍咒,撂以往还当着齐天大圣的时候,他早就操天操地的不干这破差事了。可今非昔比,太多禁锢枷锁限制一身本领气性,饶是孙悟空也不得不低头。


他给了玉帝一个白眼后就飞出南天门,茫茫云海展在眼前不知何去何从。南海紫竹林那里已经知道出了两个孙悟空这档子事,观音也没看透他这一手小把戏。


哪有什么两个孙悟空,分明是他拔了毫毛变的障眼法。此身彼身何必辨真假,皆是二心罢了。此时西天应以息知这一番变化,如来该是静待自己投进那罗网去了。


没意思,没意思!这天这地都没意思!哪有人还懂得俺老孙!


孙悟空一个跟斗翻出去老远,身边带着一个面向显出来几分木讷的、却和自己同模同样的孙猴子。那分身被收了神志,此时走到这没人的地方也不用他做什么动作,只一味随着本体走便罢。他飘飘晃晃的隐在云雾里,心里乱得没个想法。那一片渺渺无际也和前路一样未卜,只天端露了几缕金光,怎么看怎么眼熟。


和那三眼儿额上那抹流云纹真像。


孙悟空一下就顿住脚步,想起来三千俗世里还有个杨戬。不觉冒出点想法来。自久远之前遇天庭抓捕与他交过一次手,便在心底认定这人是个朋友。这三眼儿也是心高气傲的性子,道义公正不再天地在心间。法则准度自有定夺,哪里容得他人枉做非议。


随不随眼缘这种事很难说的。尽管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孙悟空对杨戬那幅盛气逼人的架势没多少好感,可一交手才知道这人的确摆的起这一幅脸色。之后又有过几次不多不少的接触,包括后来西游路上偶尔见过他几面,才明白这人不是天生欠扁样,还是有几分可爱之处的。


唐三藏就给自己讲过收徒之前赶路的故事,还遇见杨戬护送一段来着。这么看来这人也好说话的很。


不是好欺负的很啊。


噫!


孙悟空往云头下望,路过几路山头才到眼熟的地界。下面伫着简单大气一座府宅,飞檐黑瓦气派满分。他总觉得这视角迷之眼熟,脑海翻过几番才想起来之前好像还在这宅子门口冒充过杨府主人,搂过那杨夫人。


满屋子海鲜味,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他下意识揉揉鼻子,嘴皮一碰念了个诀,那身边木头一样的孙悟空便也活泛起来。他两只互看一番,呲牙咧嘴的笑,便齐齐翻下云,直冲着杨府深宅大院去。



孙悟空杵在云里郁闷发呆的时候,哪吒早已去杨戬处说了这稀罕见闻。玉鼎转着眼珠直觉得好笑,不明白孙猴子搞得什么把戏。杨戬坐在一侧仍泡着他的茶,静静听哪吒说连照妖镜都没辨出来的这档子奇事。


“什么两个孙悟空,都是胡闹的!”


玉鼎如是说,手里扇子摇个不停:“他定是在那金蝉子身边受了委屈,因而搞个大事捅的天下都知道,好平复心里怨气。为师再了解不过他啦!”


“嗯。” 杨戬简单应了一声,觉得师傅说的有道理。两个孙悟空扰的三界不得安宁,到时候西天必定插手。猴子不过想找个地方诉诉苦,待如来知道开导一番也就无事了。他也没想管孙悟空的闲事。可心下渐也生出不平之意。


“好徒儿,我知道你心里也不爽————为师也看不过眼!可你千万不要一时兴起也跟着孙悟空胡闹啊,他有自己的路要走的!”


可话都说到这份上,偏有客不请自来。高空之上隐隐听得呵叱声,玉鼎利索地避回屋去,剩杨戬一人从从容容端坐案前,手里握着折扇目不斜视。两个孙悟空猛地就翻过来落在自己面前。同款火眼金睛都瞅着他瞧。


“大圣久见了。”


“哼!别整这有的没的!杨小圣!开你那天眼替俺老孙看看,且分他个真假!”


孙悟空这语气就跟故意出了个考题似的,就等杨戬回答。那人眼神在两个孙悟空之间来回扫了扫,却垂下眸子喝了口茶。


“别喝了!快说!”


“对对!快说快说!谁真谁假!”


杨戬在心里翻个白眼,觉得这把戏精妙也不能玩的这么犯规。他那天眼只能辨妖怪幻化,现在看来明明就是两只泼猴。其中一只还摸摸索索地往桌前蹭,顺势就要伸手往自己额上的流云纹摸。


这还了得!


“孙悟空!你干什么!”


杨戬跟炸起似的往边上一躲,让孙悟空扑了个空。那泼猴止住动作冲着自己“嘿嘿嘿”地笑,一脸阴谋得逞的表情。


“好,好!这就辨出来了!俺老孙才是真的!”


后面的猴子眨一下眼睛:“胡说!俺是真的!你才是假的!”


杨戬心想假的敢来自己面前动手动脚吗?可这样说破未免太不给泼猴面子————实际上若没有玉鼎一番提醒让他豁然开朗,他也会以为是哪里钻出来个法力通天的妖怪,给孙悟空出了这样一个难题。


可现在看来这两个孙悟空到自己这里也只是舞了舞棒子,剩下的就全是斗嘴皮子,一点真格都没来。不由让人心下确认几分。


“真假暂且按下不论,孙悟空一直让杨戬敬佩。”


嗯?杨小圣你怎么一上来就夸我呢?


“就算这三界六道,皆不明你善恶正邪。可杨戬心中,也自有分寸。” 言外之意就是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就认定你是个好猴子!


孙悟空听到这一句话就有点小泪目了————没想到三眼儿这么看重自己!


来自唐僧的委屈还是天地茫茫无人理解的孤独,似乎都被杨戬几句话所化解。他看着杨戬放下茶杯认真的样子,心里渐渐就涌起些欣慰感动。


他或许不明白为什么杨戬一人的认可会让自己如此开心,这也许是因为杨戬在他孙悟空心中,也占了个重要位置。


他两人皆彼此认定,世俗闲言如过眼浮云。


这样就很好。


杨戬看着面前的孙悟空凝视着自己,眼睛一闪一闪,连后面那只也不闹腾了————估计是本体已当机的原因。心里暗叹一声。


这么好哄的性子,偏有这么多人也误会他。


“本心明澈,不论世道多少变化,做自己便好。”


“…………”


“大圣请回吧。”


杨戬温温柔柔给自己说话的模样实在少见,孙悟空看着那张脸都有点入神。他听见“请回”两字只抖了个激灵,听见主人下了逐客令,才清明几分。


走便走,反正俺老孙已得到想听的答案。


多任性,非得答案是自己想听的,那才是正确的。


可他孙悟空还是杨戬都不拘泥于什么对错,只一味遵循本心,才不怕你什么迢迢天规,因果报应。


“哈!”


孙悟空应了一声,抓了抓手眼睛转几转。他知道杨戬已是看明白了这自编自导一出戏,还故意不说破,只顺着一起演下去————那俺老孙便领了你这份好意。


他慢慢往杨戬身边靠,面上还挂着一脸感动。对方心下也替他委屈,此时没有什么警惕防备。任由孙悟空靠过来。


孙悟空冷不丁就伸手呼拉一下杨戬额上的流纹。


那速度真让人叹为观止。


杨戬懵一下,整个人都快暴走了。


“孙悟空!!”


这时候孙悟空早已又拉着他那分身,一翻身往遥遥云天去了。


“早知道你那第三只眼是个摆设,竟连俺老孙真假都辨不出,俺摸一下怎么了?”


声音朗朗的从高空又传来,听进杨戬耳朵里真叫人气的咬牙。


”臭猴子,下次管你真假,我非打一顿不可!”


“切~”






END


杨戬不让摸流云纹也是有原因的啊…他那第三只眼睛该是很脆弱的存在,和命门一个道理吧?


可大圣爷就觉得这么调戏很有意思233333~


按原著走向,天庭出来,下一场就是【大闹阎王殿】,可私心地插了一场来见杨戬的故事…就是私设,不要计较啊~


好啦,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84)

  1. 大疤头家的小白鼬渊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