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疤头家的小白鼬

<天渡难回>

42:

◆中短篇,一发完
◆私设有,ooc有,剧情苏,开放结局,雷勿入
◆无cp,二哥中心,微微微空戬
◆就是好想好想苏男神,却没有肉吃的小透明自己割腿


【一】


三界之中,司法天神最讨厌两个东西。一是猴子,二是天帝。


所幸的是这两个不是东西的东西各只有一个。


不幸的是,前者是他的朋友,后者是他的亲戚。


那只猴子千百年都没变一点,仍然坐不住一盏茶的时间。


这猴子肩宽,宽大的袍子像是挂在身上,人显得瘦,也显得有些痞。或许他不开口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高深莫测的禅意,晃晃悠悠,又像个骗财的神棍。


猴子悠闲地靠在椅子上,椅子晃晃悠悠地转着,四条椅子腿只有一条还象征性地沾着地。


清茶的叶尖生起一转白雾。


司法天神看着那只欠揍的猴子,对近千年来层出不穷的奇葩佛祖不置可否。


佛祖。一个沉重的名号。


这个词一出口,总有一些东西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还恨他吗。


猴子一愣。那个人一双幽深的眸子,淡然地看着自己,抛出一个不知道问谁,也不知道问何的句子。似乎也不求答案,语气略嫌清冷。


他。用这样一个轻飘飘的字眼就代替了些至高无上的意志。


孙悟空有时觉得,司法天神把铁面无私歪成了恒久的面无表情,甚是冷淡。


至于这个问题,孙悟空并不打算像自己习惯的那样嘻嘻哈哈地笑几声,转几个圈把问题转到一边。


那猴子收了收脸上的笑意,靠近杨戬,抓起他的手。司法天神皱了皱眉,倒也难得地配合,顺着孙悟空的手,触到了他头顶坚硬的金毛,啊不,金发。


一圈微微凹陷的痕迹,隐藏在金发下,就这样突兀地传达到指尖。


那是一句句紧缩的咒语的烙印,金蝉子的慈悲和冷酷,一圈一圈地徘徊在西行的路上。


杨戬缩了缩手,像是被其中的愤怒和耻辱烫伤了一般。


他很少与这猴子面对面挨得如此近,近到那猴子脸上极细的珀金色细绒,随着自己的呼吸轻颤。这猴子早就长得像个人样了,皮肤上只当是镀了一层阳光。


很近,近到足够杨戬看到,那猴子额头上慢慢浮现的那一道颜色深深的红痕,又瞬间消失。


恨。


孙悟空轻轻地吐出一个字。


金色的眼睛,晦暗不明,烧着阴阳混沌的火。


恨极了。佛没能渡他。


指腹用力地揉了揉猴子的额角,司法天神手上的力度大致表达了习惯性的嫌弃。


猴子咧着嘴又笑了起来。


笑得像是没说过那个滚烫的字眼。


傻猴子。茶都凉了,心底还惦记着一场大闹天宫。


【二】


猴子觉得杨戬要是知道了他家三妹的事情,估计得是狠狠皱几下眉头。


结果来的时候,茶是冷的,殿里殿外是空的。连四条腿的椅子都没了。


啧。


孙悟空开始到处找那位两条腿的真君。


这一找,从九重天上找到了人间,从灌口找到了华山。


山脚处,杨戬一身素银甲,怔怔地望着一棵刚结了满树花苞的桃树。


孙悟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杨戬,收敛了周身的寒气,正经像个瘦削的少年。像棵涩牙的青桃。


一眨眼,这景象就没了。


杨戬还是杨戬。


桃树还是桃树。


华山还是华山。


华山下的杨婵,不是桃山下的瑶姬。


猴子觉得杨戬不像杨戬了。


或者猴子也不知道杨戬该是什么个样子,是玉鼎的徒弟冷面冷心,还是伐纣的督粮官尽力尽心,或是司法的真君无口无心。


也可能是孤身一人,劈开了桃山,救出瑶姬的少年模样。


这些样子,有的只是猴子听来的传说。


猴子觉得,杨戬的样子,应当是在花果山见上面的那头一回儿,百万天兵天将埋在云霄里窥伺着,等着谁。他坐在崖边上,也在等着谁。


一身银色盔甲的青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面容清俊冷淡。


三尖两刃枪,笔直指向他,仿佛隔空定住了他。


那一刻,上天入地的齐天大圣,真切地感受到彻骨凛然的战意,干净利落,心无旁骛。


不叫阵,不听谗。这人,便是来打架的。


像是天大的事,不过是输赢一场就能解决。


何等的傲慢。何等的矜贵。


又像是天大的事,也与他无关。满不在乎。漫不经心。


何等的无趣啊!


齐天大圣简直想仰天哈哈大笑。嘲笑这人死水一般不起波澜。


何等的寂寥。


定海神针冲天而起,冰火相撞,风云变幻,天地难容。


沧海桑田只在一闪神间。


等孙悟空回过神来,杨戬已经发觉身后多了只猴子,正难得有些怔然。


猴子心口一热,恨不得掏出金箍棒,再打上凌霄殿。


随身一转换了身盔甲,兴冲冲走向杨戬。


杨戬看着他,仿佛跟着他回想起过往的波澜,一眼看透所有。


猴子心窝越发滚烫。


然而杨戬又移开了视线,抬起头,仰望着华山之巅。


山在雾中,突上天际。


看了一会儿,转身便走。


孙悟空觉得迎头一汪冷水泼下来,竟然心头止不住憋屈感。


你不说点什么。猴子还有点委屈。


说什么?杨戬头也不回。我能把杨婵关进去,自然会保住她。


猴子停下了脚步。把杨婵关进去?


杨戬没停下。


你去哪!


回去。


猴子恍然明白,杨戬要回灌口了。或者回真君神殿。


杨戬把杨婵压在华山下面。司法天神把三圣母关押在华山。


所以不会再有一场大闹,不会再有一次劈山。


不会再看到清俊的那人,举枪裂天。


孙悟空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那一圈红痕竟也隐隐显露。


杨戬突兀地站住了,回过头,还是那双波澜不惊的幽深眸子,定定地看着孙悟空。


没由来的,孙悟空竟然觉得心虚。


把衣服脱了。


说完,杨戬转身离去。身形有些飘忽。


啊?


孙悟空又变回了那只傻猴子。挠了挠头,不甚明白。低头一看,一时间,心绪繁复。


原来自己身穿的这身盔甲,是那太上老君为他锻造的,说是泯了恩仇交个朋友,权当封为斗战胜佛的一份贺礼。


亮银色,配以白玉镶嵌,红缨为饰,精细而又华美。当时他还觉得和杨戬那身搭一起,心里挺美的。


不是五百年前那件了。


不是杨戬和自己头回儿打架那身了。


凤翅紫金冠没了,锁子黄金甲也没了。齐天大圣没了。


猴子突然感觉更委屈了。


好像自己真的只是个傻猴子一般委屈。


【三】


那日被你抓了尾巴,没跟你算账。


几日后,那猴子终于理直气壮找上门来,不提华山脚的杨戬,只说华山下的杨婵。


踹开门后却立刻哑了声。


杨戬手持一面古镜,静静端详着。


七分仙气,三分烟火气。


孙悟空不禁屏住了呼吸,走上前去。


镜子中映的却不是杨戬的面容。是个及冠的少年。


和杨戬长相上有几分相似,气质却是天壤之别。猴子一下明白过来那人是谁。


几日几年,时辰过得真快。


外甥真是像舅舅。


杨戬没接猴子的话,兀自开口。


他叫刘沉香,是婵儿的孩子。他还太小,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那个爹。


他也不能知道什么。


尽管猜到几分,孙悟空还是不甚明白这几句绕弯的话,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杨戬的声音,低沉又缓慢,一字一句中,恍有下定决心之意。


像那赌坊里的赌客,还没输光,却要赶在命运前头孤注一掷,来一把任谁也不及防的豪赌。


孙悟空,你可愿助我。


杨戬的声音忽得轻缓了下来。


像羽毛坠落一样轻缓。


当孙悟空疯疯癫癫地气着沉香的时候,天天想着的,永远是那一刻的杨戬。


他恨不得掏出心肺来,只要杨戬开口要。


可杨戬要的,是身败名裂,是千古唾骂,是残杀亲人的恶名,是背负一切罪。


他要的,是在那至尊的深深注视下,一次疯狂的逆反。


他要的,是另一场大闹天宫,直至九霄云上,铁律不复,新规而立,改天换地。


可孙悟空又能做什么呢。


只能看着他,一步步走下去。


【四】


杨戬看着镜子里的沉香,送走了小狐狸,送走了龙王三太子,慢慢走到桌边,倒了杯凉茶,呆呆地盯着桌腿,眼神有些涣散。


杨戬觉得他这是累了。


人啊,长大这件事,着实累人。


杨戬轻叹一口气,手上摩挲着镜面边缘。


沉香突然开口,对着只有他一人的房间念叨起来。


你是不是又在看着我。


杨戬一顿,皱起了眉。


我不知道你是谁,是人是鬼,或是仙是佛。我感觉你在看着我,你总是会在一切结束后来看我。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我的声音,我只是有那种感觉,你在悄然看着我,看护着我。


在一切都结束后来看看我。


在我最疲惫的时候。


除了你,没有谁能知道,我多么累。


我是不是只有走火入魔了,要累死了,你才会不情不愿出现在我面前?


你怕吗?


没人知道你。


在我最累的时候,最想放弃的时候。


只有你啊,看着我。


我想看看你啊。


沉香低声念叨着,说到最后,也不知说什么好,又不禁怀疑起自己,郁闷地去蒙头睡觉。


杨戬抬手一抹,镜子上又映回自己的面容。


自家外甥的确傻,几番猜测委实一句没对。


他到也没想到沉香竟还有些玄妙的洞察之力。


可这云里雾里的不知何人,怎么能又如此依赖。


杨戬又叹了口气,也不管被沉香发现,竟又开始操心起来。


为沉香操心的人很多。铁石心肠的就他一个。心思狠厉的恶人就他一个。


他快没有时间了。


【五】


二郎真君听调不听宣,素有清高桀骜的美誉。


结果今日,被哪吒手上的一纸军令骗了来。


杨戬知道那是假的。


哪吒知道那是假的,也以为是真骗来了杨戬。


凌霄殿上,一切陌生又熟悉。


众仙的容颜他是记不清晰了,记得的也多数变了样,比如哪吒。


这地方他也不陌生,尽管不听宣,那位私下找他却是频繁不断。


所以这凌霄殿又像是结了层薄冰的深渊,步步都是计,层层都是计。


那净坛使者,嫦娥,哪吒,或熟悉或陌生,或哀怨或义愤,那众仙,都在等着他。


于人于己,但逢惊险的时分,好像都是等待着他出场的境况。


御座上的那位什么都没说,用手撑着脑袋,支在书案上,一脸的漫不经心。


万年了,那位永远是散漫的样子,众仙也愈发胆大起来。


自己也是胆大了啊,才有这番算计。杨戬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有些失笑。


这一番神游,净坛使者已经数了他好几条罪状了。


无非是那些内容,从私下的议论纷纷变成了台面上的议论纷纷。


众仙都心知肚明。杨戬也心知肚明——得罪过谁,挡了谁的路,坏了谁的事,自己还是清楚的。


自己算计着什么,谋求着什么,也更是清楚的。


千夫所指,恰为所求。


一片哄闹过后,那猪头草草对着那位拱了拱手,权当行过礼,义正言辞地下了判词。


杨戬所为有违伦理,其人恶毒奸诈,不可不制!


众仙也纷纷附议,凌霄殿一时间有些热闹。


可这凌霄殿如此之大,众仙的声讨在无尽苍穹之下,也像是畏缩的窃语。


这凌霄殿,倒成了戏台子。


那位终于开口,竟是一句让人接不住的话。


他也没给众仙留几分回话的余地。


这不轻不重的话,有着特殊的韵味,不能不让众仙多想几分。


他们似乎太过放肆了。


他们似乎习惯了放肆,再也不好拾起收敛的好习惯来,就这么在大殿之上吵嚷起来。


不过也就是一瞬。他们也还在暗自想,那位不会怎样。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来胡闹。


那位轻敲书案,似乎在打量着底下站着的净坛使者。


成,何,体,统。


凌霄殿上,一字一顿。


方寸天地突然暗了,极强的力度砸在众仙身上。


底下猛地跪倒一片,发出此起彼伏的闷响和呜咽。


不是出于畏惧,也不是主动请罪。


竟是被那一字一字带着的气劲,硬生生压着,跪倒在光洁的玉石上。


那净坛使者挣扎了几分,只觉得膝盖生疼,仿佛长在地面上,半分挪动不得。


头也抬不起来。众仙如蝼蚁般,伏跪着,一时间悄无声息。


但听得御座上轻声渺远,带着薄薄的笑意。


我的好外甥,你可不能跟着胡闹。


大殿之上,唯有先前千夫所指的杨戬,仍然站在原处。


你真要背上这千古骂名,可有一丝后悔?


杨戬咬着牙,不说话。


杨戬知道,他这次护着自己,不过想恶劣地看一场闹剧而已。


连同自己的所有算计,都是一场闹剧。


他闲了想看戏,尤其是丑人演的闹剧。


都散了,此事该怎样还是怎样。


仿佛是一句解咒的话语。众仙佝偻着腰,颤颤巍巍地退去。


便是,仍是派那杨戬,去了结这些。


百无禁忌,但杀无妨。


最终还是赌对了。


杨戬这么想着,谁也不知道。


除了那只猴子。


那猴子候在南天门,和一脸菜色的净坛使者一起离开。


也没多看杨戬一眼,也没多说半句玩笑。


正是杨戬想要的。


真真假假,这一出大戏。


【六】


杨戬,我知你法力无边,通晓万事,你若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最后关头,沉香突然传音入密。


杨戬一愣。


千算万算,他必然不能事无巨细均算到。可他冥冥之中觉得,这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没回应什么。


已经到最后了。


沉默不语,面容冷峻。


沉香突然觉得这人有些陌生。嘲讽的,有城府的,算计着的,战斗着的,潇洒的,飞扬的。


沉香都见过的。


唯独没见过这样的杨戬。


又冷漠,又无所谓。有万般牵挂,却孑然一身。


仿佛是必死之人,又从容踏入必死之局。


沉香突然一走神,想问问自己,为何偏要问杨戬,那人是谁。


最终问题没问出,答案也没有。


刘沉香毕竟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这个扭转了很多事的事实。


那就是,杨戬其实是个好人。


他也没有太多时间想这件事了。


天行有常。


所谓天条,是天生地样的自然之理,是大道无形的化生之物。


扯淡。


杨戬吐出半口血沫,看着那七彩的光纹。


一身玄衣的那位,幻化出身形,玉身长立,就挡在杨戬的面前。


就像是那天条,挡在开天斧之下。


他就是天规戒律。


杨戬感到巨大的悲哀。


天规戒律可改,可也由不得他来改,这天地万物所行之道,不过在翻手覆手间,这手,扼住众生咽喉,如猫儿戏耍掌心鼠,只在一念间。


他赌对了,但还是赌输了。


你还是太不乖了,总想着反叛着什么。


那位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怜悯,当真是看着自家不成器的后辈的目光。


承认吧,你没那么爱你那三妹,外甥。你也不是多想当个好舅舅。


那位分过神去看了一眼痛哭的沉香。沉香沉浸在和三圣母再难团聚的悲伤中,竟是完全没注意到这边的对峙。


瞧瞧你这样子。还和当年劈桃山的小孩子一样。


你不过是想抵抗,证明自己还没死心。


跟那孙悟空一个样,心都不安定。


那位嘲讽似的笑了笑,仿佛在嘲笑世间一切自由,终将屈服。


可曾想过,天条再怎么改,终归是天条。


规矩还在,戒律永远不会消失。


这话,大致上就是一切的判词了。


你何曾有过任性的权利啊,不过都是我给你几分,你便能承受几分。


那位屈其食指,轻轻在杨戬的神眼金纹上敲了敲,动作带着几分亲昵。


杨戬双目失神,抽去了灵魂一般。


神眼却慢慢睁开。


七彩石却慢慢消融。


一缕金光闪现,从杨戬的眉间抽离。


悦动着,像是一个精妙的人偶,簇拥着什么,飘舞上九重天。


七彩石也化作一缕金光,与之交融而上。


新天条诞生了。


那位抱起不省人事的杨戬,悄然离去。


【七】


一切好事都发生得很快。


杨戬是个好人。新天条被感化而降世。三圣母一家团圆。


九重天上没什么新鲜事了。


凌霄殿上的众人规规矩矩低着头,如此这般暗叹。


杨戬依然不在殿上。他也不在真君神殿。


满殿仙佛想去道歉陪个不是,都找不到人。


终于还是被找到了。


花果山,崖边上,一身玄衣的杨戬坐在那儿,像是在等着什么。


他坐在崖边上,在等着谁。


满山永远不能成精的活物,远远守着他。


孙悟空解下了鲜红的披风,轻轻地裹住杨戬。


杨戬这才被惊动,看着面前的猴子。


那双眼睛依旧是漆黑的,干净透彻,像稚子的眼眸,不带一丝疑问,竟是全然的信任和依赖,竟是纯然的眷恋和暖意。


遥远的天上,传来了雷声轰鸣。


天兵天将又躲在云堆里,窥伺着。


天帝若有所感,摇着头不禁一番感慨。


这孩子,仙道被自己抽去破了补天石,神魂被自己取出去永世祭守天条,这般失魂落魄,乖巧听话的样子,竟然还能逃出去。


天帝想起玄机天演内,那道残存的模糊人影,一时间出神。


凭什么呢?


凭五百年前一场大闹天宫,孙悟空仍然是一茬又一茬的天兵天将最深的阴影。


因果轮回,自有定数与变幻。


有些仙佛其实清楚,谁也拦不住孙悟空。


所以谁也容不下孙悟空。


天下如此,却无容身之地。


孙悟空小心翼翼地把杨戬放到那棵老菩提树下。杨戬慢慢眨了眨眼,不出声只盯着孙悟空。


菩提树下,若有轮回,三千世界,尽收一叶。


孙悟空跪了下来,对着菩提树,狠狠磕了三个响头。


求师傅救他。


菩提老祖连声叹气,去找那玉鼎真人,心想恐怕要真闹上一番了。


玉鼎护短,他这放在心尖上的徒儿,断然是能救回来的。


左右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要讨个说法。


可又能怎样呢,人已如此,事也如此。即便是时光回溯,也神鬼难断。


最难是事了无痕。


六道无常,轮回莫测。


留下孙悟空和杨戬,在这方寸之间得以喘息。


一路杀来,猴子也是累极了,趴在杨戬腿上就昏沉沉要睡,怎么也不起来。


杨戬倒是轻轻把猴子不知道从哪又偷回来的凤翅紫金冠拆下来,很是轻柔地摸着猴子那一头灿烂的金发。


一时间静谧。


孙悟空却是没了睡意。


他觉得这样的杨戬挺好的。怪不得天帝要这样的杨戬。


挺好的。杨戬什么样都好。


可他还是希望原来的杨戬能回来。


就那双深深的黑眸子,瞪自己一眼,也是好的。


就那三尖两刃枪,把自己再打出真君神殿,也是行的。


就那素银甲的战神,穿云裂天,清俊矜贵,漫不经心,又百般心思,千种心意,不动声色却上眉梢。


这般是最好的。





– 后来 –


【一】


三界之中,司法天神最讨厌两个东西。一是猴子,二是天帝。


傻猴子总是来喝茶,天帝总是找些不痛不痒的活来给他做。


杨戬知道,那猴子心中有恨。


恨佛,不管佛渡没渡他。


孙悟空恨那一道意,使得花果山真的只是一座山。


满山永远无法开智的猴子,浑浑噩噩的走兽飞禽,见了他也不多亲密。


再无容身之地。


懒懒散散的那位,散散漫漫的天庭。


几日几年,时辰像是不变。


杨戬不知道孙悟空连天条和天帝也恨,恨得尤其咬牙切齿。


杨戬也不知道,孙悟空在隐隐的期盼着的,到底是什么。


那份期待是隐隐的,隐忍的。


像是眼巴巴地等着一个丢魂的人回神。


也像是丢了魂的人。


这猴子在期盼着什么,才会每每看着自己,眼底有着满满的光和希冀。


杨戬不知道怎么回应他,只能习惯地嫌弃这只猴子。


杨戬知道三妹一家过得很好,虽然他永远不喜欢那姓刘的。


当年那小孩一点点长大,也是不易的一段经历。劈山救母,干脆利索,相近的故事。


杨戬那些时日在师傅玉鼎那里修行,六道之外,重入轮回,沧海桑田,时空穿溯,自是一番惊险的考验。


醒来时竟不知,人世已多变化,恨别离,求不得,几多磨难。


也是懊恼,到底是自家三妹受苦。


事后听说一些故事,演绎来去,越发玄幻失真。


那小孩也算是那猴子的徒弟,虽然他怎么琢磨,那猴子也不像是会收徒弟的人。这个问题,杨戬也懒得问孙悟空。


杨戬不知道沉香永远有个问题,不求答案。


终是隐忍,躲闪,面对那不冷不热的舅舅,讷讷一句说不出。


所谓不可说之事。


【二】


杨戬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


他觉得自己活得有些久。


有的事情记不得了,是忘了。


【三】


玄机天演内,金色的纹路层层叠叠,铺满在一块镶了一层暗金色的七彩石上。


像文字,又像图画。


像谜题,又像人面。


一道模糊的人影,缀着浅淡的金光。


他似是悲哀的,似是残缺的,似是等待着他的半身。


何日君再来。


细看来,金色纹路,全是从这道人影身上溢出,飘舞而上。


上至九重天。





– 再后来 –


活得太久,会感觉忘了很多事情。


有一日,杨戬突然开口道。


猴子一愣。


那个人一双幽深的眸子,淡然地看着自己。


抛出一个不知道说谁,也不知道怎样的句子。


似乎也不求答案,语气略嫌清冷。


可猴子知道,杨戬是求答案的。


无论是那次问起,还是这次问起。


他总会找到答案。


他总会想起。


即使万事万物已改头换面来欺骗他。


那猴子特别,特别,特别地开心。


杨戬感觉有些怪。


却又看到那猴子眼中的期盼。


那期盼,突得燃烧起来。


金色的眼睛,烧着炙热的光和火。


凤翅紫金冠,黄金锁子甲,定海神针冲天而起。


三尖两刃枪寒光照银甲,遥指苍天。


天生地养,无拘无束。


几日几年,换了日月。


待到某日将至,天地难容。


– 完 –






【后记和一点点感想】


二哥真是我巨喜欢的神话角色。


他是皇亲贵胄,玉帝是他舅舅,司法天神,阐教那边玉鼎的爱徒,清源妙道真君,总之各种混杂的设定下,真真假假考据也好私设也罢,二哥总是高高在上,金贵之身。


然而这般显赫出身下,他劈过桃山救母(民间传说),瞒天过海骗了所有人策划一出大戏,抗下一宗千夫所指的重罪(电视剧《宝莲灯》),听调不听宣的微妙而又放肆的处事(封神,民间传说),简直是叛逆的典范。


他向往反叛,追逐反叛,行反叛之事。


所以才会和无法无天的猴子做朋友吧(笑)。


所以才在这一场豪赌中,又输又赢。


遂了愿,天规戒律已改,连至尊那位也这般承认。


可还愿的人已经面目全非,反骨不再,乖顺,成为一把单刃剑,伤人不伤己。


二哥反叛成功了,二哥再也不会反叛了。


……反倒是顺应了那位的意图,哎呀。


本来这里be掉就好了,可是我这蛇没画好还添了足……


私心给了二哥“苏醒”的迹象和可能。


所以,傻猴子,好好守着二哥吧,他早晚有一天会醒来,想起、并拿回属于他的一切,和你一起,再搅个天翻地覆,要这天地改头换面。


叫那位天帝再头疼一番,多些无奈才好(笑)。


总之,就是一篇苏一把男神,好用的人设都搞上,经不起考据,剧情也胡说八道,想文绉绉却矫情兮兮的软文,冷cp和冷梗难道只能由本小透明自产粮吃么(哭)……同好们下次见(遁)。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