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疤头家的小白鼬

【铁虫】Say Something

画角寒天:

感觉这篇文大概写了一年,绝望。


————————————


"现在是下午三点三十分,Boss,您和Peter·Parker先生今晚有一个约会,需要现在定位置吗?"


"取消掉。"


"什么?"


"取消约会,告诉Peter今天不行…就说我有别的安排了。"


"……Boss,我认为我有义务提醒您,这已经是您第五次单方面更改您和Mr.Parker的约定日程了,您似乎近期并不想会见Mr.Parker,需要我将其从关注对象中移除并加入屏蔽名单吗?"


"什么?不…不,发个短信告诉他今晚不行就可以了。"


Friday沉默了,大概正在飞快地编辑那条消息,Peter会愿意回复吗?他会怎么回呢?估计暂时不会得到答案了,他现在还在学校里,哪有时间摆弄自己的腕表呢?不过也没准,今天周五,他估计不会老老实实的上这节代数课的。


Tony·机械狂魔·Stark难得的对着机械手臂走了神。


不用Friday提醒,他也知道这都是第五次爽约了,换个人估计早翻脸了。


更何况Peter…现在还算是他的小恋人呢。


Tony苦笑着,一偏头又看到了Peter的照片,摆在偌大工作台的一角,笑的真可爱。


他放下手中的工具,滑着椅子伸手够到了那个小小的塑料相框。


照片里的Peter带着个傻里傻气的米老鼠头箍,抱着个钢铁侠的公仔,笑的见牙不见眼,脸上还沾着彩带和一点不仔细看根本观察不到的奶油,这奶油还是Peter硬要跟Tony蹭着吃一个甜甜圈的时候粘上的。


那是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去小蜘蛛心心念念的迪士尼乐园拍的。Peter一边走一边叽里咕噜地跟他说这说那,看到一切跟钢铁侠有关的周边都要凑过去摸摸抱抱,却独独不好意思碰一下身边的真货,最后还是Tony主动把又不知道要跑到那里的小蜘蛛搂过来,慢慢凑到他耳边,说"Peter,你老是盯着那些假货会让我很伤心的,我比不上它们吗?"


他至今都记得Peter通红通红像是已经熟了的耳朵,以及之后握住他再没放开过的手。


现在想起来似乎也还能回味到嘴边那一点点奶油的香甜,简直让人神魂颠倒。


Tony把相框轻轻地扣在了桌子上。其实也才过去了不到一个月啊,却有点像个遥远而不真切的梦了。


他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呢?


啊,对了,暑假结束的时候,他送Peter去上学,透过车窗,看到Peter的身影夹杂在一群同龄人中,他们有说有笑,甚至他还看到了有那么一俩个女孩,眼神里带着明显的好感,靠近他的Peter。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有人鬼迷心窍的执着于返老还童。他心里的独占欲一把扯下了歌舞升平的伪装,盘算着怎么让那些人离他的Peter远点,或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Peter关起来,没人看得到他,就没这么多烦心事了。


可Peter好像是看到了他的车还没走,又冲着车的方向挥了挥手,露出了傻气的大大的笑脸,显然对他所思所想毫无所觉。Tony摘下眼镜,狼狈地把脸埋在自己的手里,像是刚从一场旖旎而背德的梦里醒来。


Peter还太小,他或许分不清什么是爱什么是对于年长者的依赖,他懵懵懂懂地撞进Tony怀里,或许不过是雏鸟情结。


而作为被依赖的一方,他应该肩负起这个责任,却不能因着一己私欲和对方的年幼无知把他困在自己身边。


这是错的。


他已经犯了足够多的错了,不能再执迷不悟地非要扯上一个人陪他下地狱。


下次见到Peter就说清楚好了,他还年轻,也许会伤心,但是时间总会治愈一切。


Tony回到一大堆鸡零狗碎的机械零件前,努力用这些东西占满自己的高速运转的大脑。


"Boss,您…屋顶上有一些情况,可能需要您过去看一下。"


Friday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把Tony吓了个跟头。


"屋顶?怎么了?你解决不了吗?"Tony摘下护目镜,捏了捏发酸的鼻梁。


"Boss,很抱歉,我未被授权处理类似事件。"


"好吧,现在几点?"Tony伸展了一下僵硬的四肢,虽然有点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不过应该可以排除遭到攻击的可能性。


"现在是下午八点三十分。"


看来Friday的系统也没什么大问题,于是Tony打算出去看看,顺便找点东西填饱肚子。


一踏出工作室,他就立刻知道了Friday的"有些情况"到底指的是什么了。


小蜘蛛穿着他设计制作的战服,可怜兮兮的蹲在他的屋顶上,面前还放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方盒子。而且他一看到Tony走出工作室就开始玩命地敲Tony头顶的玻璃,生怕Tony注意不到自己。


Tony非常担心他再这么没轻没重地敲下去,这特殊防弹玻璃估计也得报废在Peter手里,赶紧冲门那儿比划了一下,让他从门进来。


一进门,小蜘蛛就迫不及待地扯下了脸上的面罩,滔滔不绝的说开了。


"哦,Mr.Stark,原来你在家,我以为你又去参加什么不得了的宴会去了,所以我猜你肯定没吃饱,我就带了披萨过来了,本来打算等你回来一起吃…呃,不过,你刚刚从工作室上来?你又连续工作了很长时间吗?"


Tony淡淡的"嗯"了一声。


正常人应该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冷淡和不想搭理人的意思了,然而正常人中并不包括小蜘蛛这种物种。


他先是长篇大论地用自己不知道从哪看来的各种"科学"论证了长时间工作不吃饭不休息的坏处,然后又说回自己在学校鸡飞狗跳的一天,期间还夹杂着各种模仿同学老师等等不一而足人物的即兴表演,简直演完了一出自导自演的情景喜剧,更天赋异禀地是嘴上没停下的同时还拆开了盒子切好了披萨并献宝似的递了一块到唯一捧场的观众,Tony手里。


纵然这观众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无可否认的是这真是一场完美的表演。


Tony无奈的叹了口气,多少有些哭笑不得。即使他早已下了决心,可到了这当口,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跟Peter开口。


Peter这时候好像才意识到Tony的反常,小心翼翼地凑到Tony身边的沙发上,问"Mr.Stark,你怎么了?太累了吗?我太吵了吗?"


Tony闭了闭眼,回想起自己的决心,他缓慢而慎重地开了口:"Peter,我们应该谈谈,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


Peter"蹭"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活像被什么东西扎到了一样。


Tony疑惑地看着他。


"哦Mr.Stark我突然想起我今天作业还没写完明天要交了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说吧我先走了再见。"


Tony虽然不是很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但是还是拉住了飞快向门边移动的小蜘蛛。


"不会要很长时间的,就一会儿。"


小蜘蛛低着头,慢慢坐回沙发上。


"Peter,我最近一直没什么时间联系你,今天正好,我们…我想,我们还是…"


小蜘蛛突然打断了他。


“我知道了,”小蜘蛛吸了吸鼻子,“我都看到了Mr.Stark,你不用非要特地解释给我听的。我那天夜巡的时候看到了你的车。我不是有意要跟着你的,我就是好久没见你了,就想跟上去给你个惊喜。我看到了你跟...那位女士,说真的,她应该挺漂亮的吧,我隔得稍微有点远,看不太清楚,不过感觉应该是个大美女呢,”小蜘蛛抬起头,抿着嘴勉强笑了一下,“而且你跟她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笑,你们,看起来挺...合适的。”Peter睁大眼睛,好像这样就能多撑一会儿,眼睛里的水雾就不会滚落下来。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Tony·Stark,纵横情场多年,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生平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感情问题,觉得自己并不懂这个世界,就像是个拿错剧本走串了场的三流蹩脚演员,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然而这尴尬的沉默在Peter眼里显然就成了另一种意思,他从来没觉得开口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他张了张口,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Tony看见小蜘蛛低下头,飞快地用手腕蹭了一下眼睛。


左胸膛传来一阵阵的钝痛,Tony那陷入死机状态的大脑立刻就重启了,开始琢磨怎么把自己从这场莫名其妙的官司里摘出来。


“嘿,Peter,听我说,Peter,抬起头来,我百分百的确定我最近没有跟任何...女性生物发展出任何亲密关系,除非你把Friday也算上。你肯定是误会什么了,先告诉我你到底什么时候在哪看到了什么,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不好?”


Peter“唰”地仰起头,"是,是这样吗?Mr.Stark,我是三天前看到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跟着你的,我也在想会不会是我看错了什么的…"


眼看着这样下去估计又要变成一场独角戏,Tony赶紧及时叫停,"好了,Peter,让我想想,三天前,呃,  那确实是个,我已经忘了是为什么要参加的宴会。你也知道,跟女士聊天的时候还是要保持微笑捧个场的。而且,实话说,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位小姐…女士,而且我连她们叫什么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如果你还是持怀疑态度的话,或者可以让Friday查一下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位女士,然后我觉得这件事情就不言自明了。  "


"当然不用,我当然相信Mr.Stark,说起来也是因为我自己想太多了,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小蜘蛛说到这,自己的脸先红了,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笑了,"我就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啊,披萨都凉了,我去把它热一下吧。"


"Peter,这个不急,我刚刚还没来得及说…我们,呃,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


披萨盒子掉在了桌上,所幸离得还不是很远,不至于摔得七零八落。


Peter很想装作自己是没听到或者听错了什么,可是他灵敏到极致的感官让他根本没办法自欺欺人。


"可是…为什么?Mr.Stark,是我又做错什么了吗?"


"不,这不是你的问题,Peter。是,是因为我。Peter,你很好,但是你太年轻了,我想你现在可能也意识到了,你对我可能更接近于对长辈的信任和依赖,而不是你一开始…误以为的爱情。所以我觉得可能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啊,不过别担心,我们…我依然会以前辈的身份支持你的。"Tony努力把这件事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仿佛这只是个无关痛痒的小问题。"好了,我饿了,我们先把披萨热一下,你吃完赶紧回去吧,再晚一会儿你的梅姨要担心了,你作业不是还没写完吗?"


这是对的,Tony,相信自己,你这么做是对的。


一阵尴尬的沉默,Tony正想着要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Peter开口了,嗓音里透着一股没精打采的沙哑,叫人一听心都要揪起来了。


"Mr.Stark,你知道吗?我来之前,是想过你大概要离开我了,我之前是真的以为你和那位女士在一起了,我必须要说,这感觉很糟。但是…但是我想了很久,如果你真的爱上她了,而且她也爱你的话,我可以接受的,也会祝福你们。可如果她不爱你,即使你会讨厌我,即使要花上很长时间,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你抢回来。"小蜘蛛转过身来,红红的眼眶紧盯着还坐在沙发上略有些不自在的Tony,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Peter的眼睛有着少年人特有的清亮透彻,凡事都一清二白地映在眼睛里,还容不下那些乱七八糟的爱恨情仇和世事纷杂,仿佛一切都是笃定的非黑即白,认准的事也必然能一骑绝尘地走到最后。


可他到底还是个孩子,总会变成大人,总会刻骨铭心地知道什么叫被逼无奈和灰色地带,总会有他的不得已。


等到那个时候再回头就太晚了。


Tony垂着眼,硬下心不去看了。


"这听起来不太好,但我,我刚刚真的特别开心,因为你没有爱上别的人,你还是我的,可你又说,说这只是依赖和信任。Mr.Stark,你知道我和梅姨住在一起,我信任她,依赖她,可我保证梅姨出去约会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过上面那些感受,我从来没有逼着自己放弃什么,或者想把她抢回来什么的,你还觉得我对你只是信任和依赖吗?"Peter狠狠地蹭掉脸上的眼泪,"或者你说,我要怎么证明给你看,说出来,我现在就去做!"


……


…"Tony,你要学会相信别人,不能老是自作主张"…


…"脱掉这身铁甲,你算什么?你只是为了你自己,你最好别装作一个英雄。"…


…"是啊,伟大的Tony·Stark有什么不能靠自己一个人完成呢?你根本不用在乎别人想什么。说真的,你根本不需要我!"…


……


每个人,每个人都指责他只想着自己只相信自己。


可他认为这是对的,这是为他们好。


每次有人揪着他,想把他从自我相信的壳里拉出来,他就会固执地缩起来,把别人推开。


显然这次也不会例外。


"Peter,你先冷静一点,我…"


"Mr.Stark,我冷静不下来。你总觉得我会离开你,这不公平!认真说,我才应该是担心你离开的那个人不是吗?你…你对我这么好,我却不能为你做什么,你没有道理要一直陪着我的,我都明白。我也很怕你会离开我,跟别人在一起,哄她对她好。可是即使这样,即使这样,我大概也还是会赖着不走,我爱你,我没法离开你,我控制不了,别赶我走,好吗?"


Peter说完就忍不住低下了头,他看到大滴大滴的水滴砸在他脚前的地板上,像是终于等不及要滚落下去。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说不定像个要糖吃却没得到的小屁孩,他不想让Tony再把他当成个孩子哄了。


但这不公平,Tony,你总是自作主张的替别人做了决定,总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可是Peter不一样,他是如此不可思议,他绝不像自己所宣称的那样一无是处,恰恰相反几乎称得上是你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样东西了,你要亲手毁掉这一切吗?就因为你那点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担忧,你还要继续伤害他吗?


Peter感觉到自己被抱住了,他被紧紧地箍在Tony怀里,他听到对方好听的低沉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好像每次我试图认真地做点什么,总会搞成一个烂摊子,Pepper,Ultron,协议,再到你,让你这么难过,我真的很抱歉。我很害怕,我怕你会像其他我竭尽全力想要抓住的东西一样离开我。我又太自负,太相信自己的感觉,所以才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对不起。"


Peter动了一下,像是有什么想说。


Tony松开了怀抱,揽着Peter,认真的地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睛。


"Peter,让我先说完。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自大狂妄,没心没肺的混球,他做了一件错事,但他诚心诚意地希望Mr.Peter·Parker可以原谅他犯的愚蠢的错误,并且宽容大量地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好吗,Peter?"


Peter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可似乎还是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


"那,那你不赶我走了吗?"


"Peter,"Tony突然又严肃了起来,"听我说,我不会赶你走,不会离开你。但是如果你觉得厌烦了…"


"不会的。我不会这样的,我也不会离开你的,Mr.Stark。"Peter着急地抬起头,看着Tony的眼睛想要证明自己说的真实可靠。


Tony满怀愧疚地亲了亲小蜘蛛的眼睛,上面还挂着一点可怜兮兮的水滴,没来得及掉下去和地板上的大部队会合。


"好了,我知道了。更何况Peter,你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为我做,你…你做的太多了,我都不知道从哪说起了。远的话,你不是还帮我对付队长了吗?近的话,你还给我带了披萨,我确实还没来得及吃饭呢。好了,让我去把披萨热一热,在这等我一会,好不好?"Tony猜测小蜘蛛可能还是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来调整一下心情。


等着他端着热好的披萨回到客厅里的时候,Peter看起来确实平静多了,虽然眼圈还是有点红。不过稍微显得有点紧张,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心一样。


Tony琢磨了一下,估计对方是担心现在太晚了回去不好解释,于是体贴地提出可以让Friday跟梅姨解释一下,他开车把Peter送回去。


"啊,不用了,梅姨今天不在家,她去探望一个朋友了。"小蜘蛛顿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今天…不打算走了。"


Tony看着他,扬起了一边眉毛。


"我是说,我就住这,不回去了,和你住在一起。"Peter明明越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却强忍着不肯移开视线,红晕从他的脖子开始往上蔓延。到最后Tony甚至怀疑可能Peter的头顶都已经红了。


然后Tony没忍住笑了。


"抱歉,我说,Peter亲爱的,你该不会以为,我住这么大的房子,连一间像样的客房都没有吧?"


小蜘蛛傻眼了,显然仓促下定的决心让他并没有把这种显而易见的状况考虑进去。


Tony伸手抱住了他,不然估计Peter真的会找个屋顶倒吊自己来冷静一下。


"好了,亲爱的,现在还不行,饶了我吧,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嗯?"


Tony低下头去,亲吻男孩的额头。


END


————————————


最后给大家附上给这文取名字时候和基友的探讨:


"取名有两宝,一打开自己的歌单;二提取关键字。"


"滚!"


"感觉你这文套路和之前的差不多,要不叫自寻烦恼2吧。"


"我有一句妈卖批一定要讲。"


"哎呀,这么麻烦,不如叫披萨说它又做错了什么,还能凑付对联,下联就是梅姨说她又做错了什么,横批就是美队说我也是。"


"你给老子滚!"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