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疤头家的小白鼬

[铁虫无差] Destroyer 小甜饼一发完

落拓。:


有人说小斯塔克的人生就像坐上了火箭。好吧,曾经是小斯塔克,现在已经没人这么叫了。他的名字永久地被和炫酷的高科技盔甲、浪子回头、还有他深爱的帝国大厦等等名词联系在一起了。但时间就像皱巴巴的纸,连着他的所有的“光辉事迹”被头也不回地扔进了垃圾桶,还要时不时地被人翻出来唏嘘感慨或是恶心他一下。


他6岁上小学,13岁念高中,15岁被MIT、哈佛、加州理工抢着要,17就以历史最高成绩毕业。人人都说这是因为他长了一颗聪明的脑袋,嗯,还有漂亮的脸蛋。
生活似乎对他也不薄,在把斯塔克工业推上顶端后还给了他保护世界的活计。你可能会说:得了吧,还有更酷的半辈子吗?


但如果你见过他现在是怎么过活的,你一定会把嘴闭上然后迈着内八字滚出去。


“Sir,您已经连续56小时没阖过眼了。”


Friday盯着大楼外越晃越近的蜘蛛侠开了口,这是经过精密计算的——以确保那个小伙子能听得到,然后就要听天由命了。事实上Peter Parker能成功哄她boss去睡的概率是百分之十三点二,可喜的是近来有逐渐升高的趋势。在她统计中成功率最高的发怒的Pepper女士,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三点零六四,可是她已经很久没来过了——自从他俩分手之后,她来的次数成几何级别地降低着。


“有人吗?Hello?那个,电子女侠?Friday?”
蜘蛛男孩以一个帅气的姿势降落在大厅,这里四处充斥着空无一人寂静以至于没人能欣赏他完美的落地,所以他把手卷作筒状呼叫着,试图给自己找一些存在感。


“下午好,Mr. Parker。”与往常不同的女声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吓了Peter一跳。


“Friday,你声音怎么变了?”


“是您上次向sir提的建议,您忘了吗?”


哦。Peter捂住脑门小小呻吟了一声,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但上帝啊,他就随口那么一说。如果Mr.Stark能把他的插科打诨都当真的话,为什么在自己的问题上从来不认真对待


男孩儿一边努力地把头从头套中拔出来,一边朝着工作间走去。一路上嘟囔着:我的甘道夫,这也太他妈紧了。现在他的发型全乱套了——如果他原来有的话。


Stark大厦一如既往地整洁到缺乏人气,不再有整日被抱怨的堵塞的水槽,闹哄哄的复仇者们或者电影之夜。看起来唯一没被抛弃的就是男人心爱的咖啡机,还在以越来越快的折旧速度被使用下去。


Peter沿着楼梯走下去,在玻璃那儿曲起指节敲了敲。工作室里的人有条不紊地忙着,他喜欢看男人握着扳手穿着工字背心沉醉于他自己的王国的样子,并且他打赌百分之九十九和男人上过床的女人都没见过,那该死的性感极了。如果说被西装包裹着翘臀的Tony的魅力是一百分,那么现在他会给现在的Tony打一百二十分,帅爆了好吗。


“进来!”男人正忙着设定流体压力参数,会老老实实敲门的人不用脑子想他都知道是谁,既然如此抬头确认就不那么必要了。


“你是没课还是逃课了?”他盯着屏幕上逐渐攀升的抗压指数红线,打从心眼里认为小孩子家家的逃个课无关紧要,毕竟他自己就没好好上完过几节课。


“呃,最后一大节没上。物理课,教授又老又啰嗦,完全比不上您!我是说实践最重要对吧?你看,比起在教室上课我在您这儿能学到很多东西!”——还能看到翘臀和听到那些时而幽默时而冷到家的笑话。Peter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男人终于舍得把视线从屏幕上转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Peter比上次见面时又高了一点。等等,上次见面时什么时候来着?他这段时间睡觉太不规律以至于对时间没那么敏感了。


“嘿,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家教了?”


“收费吗?我是说有没有助学贷款之类的?你知道的这年头家教都挺贵的。”


“Ahah,你认真的吗?从我这儿申请助学贷款来为我自己的时间买单?”


看着年轻人的笑容Tony不知道被感染了还是怎么着,嘴角也挑起一个弧度来。


好吧,Peter是个开心果,没人能否认这点。


接着Peter就开始各种拐弯抹角地劝他去睡觉了,别以为他听不出来。事实上他完全不是个整天需要一个小屁孩为他担心的成年人,他只是——时间太紧,责任太重。


好吧,他要修改一下答案,Peter在不唠唠叨叨的时候还是挺让人开心的。


“听着,我心里有数。再啰嗦我就让Dummy把你扫出去。”他拍了拍他的机械手臂“是吧小呆,给蜘蛛宝宝一点厉害瞧瞧。”


结果这个笨蛋居然晃晃悠悠地举起喷枪,在他大声的拒绝和呵斥中对他毫不留情地喷了水。


What the f**k?


你个吃里扒外还时常短路的小叛徒。


被自家大脑短路的机器人背叛之后Tony抹了把脸,一时间觉得心很累世界很苍凉。


水顺着卷曲的额发流下擦过眼角和鼻梁最终在唇角汇成一股时Peter带着干净的毛巾回来了。他把脸埋进柔软的布料里,突然想着自己是不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也许男孩儿说得对,他真的需要睡一觉了,一个六小时的奢侈睡眠。


“我打算去睡一觉,Peter。”


“什么?哦哦,太好了。你快去睡吧,我可以留在这儿看看这些东西吗?我保证我不会乱动的!这些真是太酷了,我还没有好好参观过呢。”


“随便你,只要别碰激光仪,那东西可凶猛了。”


Peter在他面前狂点头,他现在就像是个第一次进入玩具大世界的孩子。这里有各种炫酷的仪器,千奇百怪的零件,哇喔—— 竟然有15种盔甲,炸了以后重新设计的吗?他的眼睛忙着容纳这些新奇炫酷的玩意,没注意到它们已经走到门边的主人突然站定回头。


“六个小时之后你会在吗?”


Peter算了算,现在是下午三点,六个小时后才九点,所以他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等等,今天星期五了!啊嗷,这就意味着他今天可以住在大厦里。‘周末欢迎你。’这是Mr.Stark给他的特权,你知道偶尔混迹超英界真的还不赖


“Friday,帮我订两份披萨。一份两个小时后到,另一份六个小时后。”


“Yes,sir。”



Tony Stark是被巨大的爆炸声震醒的,意识还没清醒就生出一身冷汗,接着他弹下床光着脚便冲向了实验室,其间还差点被螺母咯到。


迎接他的是一位黑着脸的小非酋,就是字面意思。Peter此刻的形象就如同电影里烧瓶爆炸波及的化学家,头发打着卷竖起,一半脸黑得厉害一半则好一点。他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冲进来的Tony,一时之间难以吐出字来。


“……hell,A u ok?”


Peter的大眼睛对着他眨了眨,一时间屋子里安静得只有Butterfinger推着Dummy去灭火的声音,然而几秒之后男孩儿突然爆发出一大串悲鸣,吓得Tony一激灵。“Sooooooooooooooooorry!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发誓!我没想按它我就是不小心刮到了!Mr. Stark!拜托,不要生我气好不好!我会给你修这一切的,这房顶,还有——”
Peter简直太慌张了,这是个完全的意外。他不是个闯祸靖,完全不是。这感觉就如同你是个兢兢业业的快递员,这一年都业绩非凡,但是在评估一年业绩的前一天却把载有一堆贵重物品的车开到了水里一样,令人既委屈又惊恐。


“打住。”Tony原地转了个圈,胳膊空挥着。Peter毫不怀疑如果他手里有东西会被他摔个稀碎。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出乎他意料了,Tony背对着他,把胳膊肘撑在实验台上,然后身子一点一点地滑下去,最后完全坐在了地上,倔强地一言不发。


Peter犹疑地靠近,他没想到一个微缩型火箭推进器摧毁了房顶对他的惊吓这么大。也许那是个贵重物品?也许是他女朋友送给他的礼物之类的?——哦,他衷心地不希望是这样。


“Peter,过来。”


被点名的男孩儿此刻很想大喊“别打脸好吗!”但下一秒他就开始思考如果眼睛被打肿他要用什么理由去搞定梅姨了。


不过他的眼睛没事。


他只是结结实实地收获了一个拥抱,如此用力,几乎要把他肺里的空气全部挤压出来了。


“幸好你没事,该死的,你就不能让我他妈的省点心吗?”


Peter本能地想了想嘴想辩驳一下自己还是挺让人省心的,但他下意识觉得现在不是说这个的好时候。
“我很抱歉,Mr. Stark。不会有下次了好吗?真的,我保证。以后不管是什么按钮我都不瞎碰了。——除了抽马桶的。”Peter想了想补充道。


“不好笑,孩子。”Tony试图抽动一下嘴角,但就连这也没做到。现在肾上腺素还没完全褪去,冷汗把睡衣黏在皮肤上,他四肢无力,眼前有一小片白光提醒着他在深度睡眠中被惊醒是有多么糟糕。
但他勉强还是说了句俏皮话:“希望你待会儿能把修屋顶的工人用蛛丝黏在上面,这就省了他们到处架梯子碰坏我的东西了。”


Peter听出他的勉强来,他这时才慢半拍意识到对方是被他吓坏了。原来他这么重要了吗?
嘿,也许现在就是个告白的好时机?
毕竟现在Tony情绪还不稳定,说不定就答应了呢?


于是他颤颤巍巍地开了口,声音抖得像风里断了线的风筝。
“呃……Mr. Stark,我要跟你坦白个事。”


Tony放开了他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说?”


“我……我喜欢你!我真的真的喜欢你!已经一年了!我试过所有否认或者遗忘这件事的方法,但是没用……我就是没办法停止这种感情。所以我想,既然我已经闯下这么大的祸,你有可能会把我赶出去以后再也不让我进来,不如趁现在坦白吧,起码能被当面拒绝……”Peter越说越低落,他感觉这是一次注定失败的表白。嗨呀,但是失败是成功之母嘛,大概?


“嗯。”


“???”


“我是说,我知道了,早就。”


Peter猛得抬起头,抓着他的肩膀大力摇晃,晃得Tony有那么一刻觉得他真是普通人类——由骨骼搭建起的,容易散架的那种,而一般他都会忽略这点。


“你刚刚是不是说Okay了?啊?Mr. Stark,你这算是同意了吗?这就是同意了吧,我不管,你不能反悔!”


……我天,这个反射弧。


Tony一时间很想翻白眼,但他还是尽量耐心地点了头。“是的,没错,我同意了。但你能先放开我吗?你手劲也太大了点。”


“啊啊啊啊!!好的,抱歉。天呐!Mr. Stark同意了!我天啊,我是在做梦吗?你能掐我一下吗?”


Tony看着突然站起来原地打转的他刚刚走马上任的恋人,真的翻了个白眼。


“嘿,你离那么远我怎么够得到。先过来扶我一把行吗,这实验台可怪咯人的。你想看你男朋友就这么坐一晚上吗,还真够狠心的。”


Peter Parker得忍住卡在喉咙里的尖叫才能看起来心平气和地去扶他的男朋友。
今天是几号来着,他要把这天划为他的幸运日。


“Peter,Peter?buddy?嘿!别发呆了,跟我去吃点东西?毕竟你可能也吓到了,但你得先洗个脸。”Peter感觉到Tony的手指擦过他的眼角,帮他抹掉了一块可能混进眼睛里的灰烬,才突然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偶尔对方看他的眼神是多么温柔,眼角带着细小的笑纹,勾勾手说“进来,Peter。你就坐这儿写作业吧,有什么问题就问Friday,不懂再来烦我。”在忙得打转的时候也忍下了对方喋喋不休的询问,还时不时地给他解答一两个。


男人从未真的冲他发过脾气,尽管他经常被他搞得无语或是烦躁,被他的那些坚持和幼稚烦到不想理他,为他不小心受伤给他脸色看,但他没说过任何真的刺伤过他的话,从没。Tony Stark或许一直自大狂妄,或许曾经浪荡恣意,他没真的爱过自己,但他懂得如何去爱别人。
他的爱如此不易被觉察,永远只露出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他的爱是那些别人看不到的示弱、退让;是包容和任性;以及不会给别人的、多到令人窒息的信任。


唉,他是有多迟钝才会没注意到这些。可能恋爱就是会让人变傻?


大概吧,不过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他们找到对方了。


在这个拥有2000多亿个恒星的银河系,这个拥有70亿人口的地球,这个拥有八百万常住人口的城市,这个独一无二的Stark大厦,他们找到了彼此的唯一。


两个心意相通的超级英雄,还会有更完美的搭配吗?


Peter感激这所有所有的一切。


呃,不过那个在他们接吻时被蛛丝黏在墙上,干完了活大叫还没人理的维修房顶的工人好像不太感激Peter。实际上他被放下来的时候已经叫得嗓子都哑了,所以只能用愤怒的目光盯着我们的纽约好邻居看。
Peter带着头套只能做个Sorry的手势,而面具里的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去,回到客厅里,继续那个未完的电影并且开始一个新的吻。







————————————


不夸我高产吗?好吧,其实这篇考试周就写了一半了。


多给我评论吧,please。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