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疤头家的小白鼬

心理咨询 (一发完)

杨詟詟:

基本上就是一个甜饼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男人走进咨询室。


医生往下看了一下预约表,连头也没抬,说:“有什么问题请尽快问,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来人摘下深红色镜片的眼睛,直接扔到一边的沙发上,说:“十倍。十倍的价格,我包了今天晚上所有咨询时间,你的所有客户我都已经被通知取消今晚的预约并进行了双倍的赔偿。”


医生抬起头,在看清来人后,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


看着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医生保持专业的微笑:“您好,请问您有什么咨询的?”


男人带着惯有的一种漫不经心的傲慢,说:“一个情感问题。我想请你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爱我。”


“好的,您说。”


“他每天晚上才来找我……”


“等等。”医生打断了他,“虽然我知道这很不礼貌,但是如果是纯粹的肉体关系,我觉得可以将之定义为肉欲的迷恋,很多人分不清这个和爱情。”


男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你听我说完了好么?”


医生点点头,同时在内心给出了判断:支配性人格。


男人接着说:“他晚上来找我是因为他白天要上课。他几乎每天都来找我。我们在一块基本上就是各干各的,我做我的事情,他写他的作业。有的时候他会问我几道题,他非常聪明,举一反三。”


男人停下来问:“你这有咖啡么?”


医生说:“只有速冲的,行么?”


“可以。”


医生给他冲咖啡的时候,说:“如果他每天都找你问作业,有可能他就是为了学习才找你。”


男人接过咖啡说:“可是有一天早晨他落了课本在我家,第二天早晨来拿,然后我当时还在修理机械。他看到之后就顺手给了我一份早餐,然后之后每天他都给我送一份早餐。我今天才知道,他是把他自己的早餐给我了。”


医生忍不住打断:“可是有没有可能是……当然您也知道您的身份,对方是看上您的钱或者什么别的。”


男人直接把杯子扔桌子上,马克杯和大理石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一声,医生假装让自己忽略这是自己最喜欢的杯子,男人说:“如果别人,你说的我可能会怀疑。这个人,不可能。”


医生接着说:“您刚才说到写作业,对方应该年龄不大吧,可能这个人就是单纯地崇拜您吧。”


男人站起来,说:“那自己卖报纸攒钱送我一份生日礼物,无论风霜雨雪来给我送一份早餐,相机里面全是我的照片……太多了,我不擅长察觉这些……这都是我今天才被别人提醒的。”


医生忍不住说:“那您还真是够迟钝的。问题是,您对对方是什么态度?”


“我觉得他还是个孩子,可能他自己也分不清仰慕和迷恋,毕竟他还年轻。”突然,男人拾起沙发上的眼镜戴上,“我就不该来这,浪费时间,我的问题没有答案。”


医生看着走出去的男人,心里面把支配型人格后面加上了个轻微自我厌弃。


保镖走进来,说:“麻烦您签一下保密协约。”医生认认真真地签了。


 


半个小时后,咨询室瞬间变得冷冷清清,医生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回家,才发现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看了一下雨势,医生决定等雨停了再动身。


突然,规规矩矩的试探性的敲门声响起,医生有点惊讶,说:“请进。”


门缓缓地被推开,一个少年走进来,很局促地四下打量了一下,礼貌的说:“请问您这里咨询一次需要多少钱?”


有礼貌——医生立马在心里下了标签。


医生微笑了起来,说:“今天搞活动,免费咨询。”


少年的神色立马鲜活了起来,但是还是从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说:“谢谢您,但是我认为还是需要支付的。”


医生笑笑,说:“随意吧。你想咨询什么?”


少年干净的声线仿佛带着外面的水汽,带着淡淡的凉意和飘忽不定的水汽:“我想请您分析一个人是不是喜欢我。”


医生忍不住“嗯”了一声。


少年停了下来,目光很专注:“医生,有问题么?”


医生摇摇头,示意少年继续说。


“他对我很好。我总是晚上去找他学习,他会很耐心地给我讲题。而且他会安慰我,即使他永远不会承认。他总是对我有保护欲,但是其实我觉得真正需要保护的是他。而且他极度缺乏安全感,在我找他之前,他把他家除了正门的地方全部用高压电包围着,后来我被电过一次后,别问我为什么不走正门,他就撤了所有的电网,并且他家的窗户就没有再关过。最重要的是有一次,纽约遭到了袭击,皇后区爆炸了,我正忙着救人的时候,突然就被他从天而降抱住了,当时周围全都是倒塌的建筑,他跟我说他以为我死了,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是我几乎有一种宛如错觉的直觉是他哭了。我的手机总是时好时坏,这件事之后我才发现,我的手机里面有100多条未接来电。”


医生忽然说:“you know who I am.”


少年仿佛被吓了一跳,说:“我是说漏了他的名字么?”


医生突然间面色变得无比的纠结,说:“你是不是还天天把自己的早餐让给他,攒钱给人买生日礼物,还偷拍了人家好多照片。”


少年简直目瞪口呆,喃喃说:“难道心理医生都会读心术?”


医生整理了半天思路,才开始说:“其实吧。我觉得你们应该互相都有好感的。但是,我想问你,对方需要的已经不是你所谓的喜欢了,对方需要的是爱。或者换种说法,你年华正好,青春无敌,你有大把的时间去消磨,对方跟你消磨不起。我建议,你什么时候能分清爱和喜欢了,再正视这个感情吧。”


少年道过谢,留下咨询费之后离开了了。


 


 


 


多年后,当各大媒体头条全被钢铁侠和蜘蛛侠宣布恋情攻占的时候,医生缓缓地放下报纸,想起了他第一天当心理医生的经历。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