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疤头家的小白鼬

【jewnicorn】The Boy With A Vase of Roses (Ⅰ)

ORoRooooooo:

《艺术的力量》里面卡拉瓦桥的撩人小美人模特加菲让我彻底中了他的毒,萌上了jewnicorn之后就开始不可控制的脑补小妖精加菲和冷艳【划掉】闷骚的不同身份的卷老师在十五世纪里的各种画面,然后意外的发现对我来说真的是带感的不得了!
于是,于是我就写了……
然后,我他妈在写什么⊙∀⊙?
ps.这里的加菲是《艺术的力量》纪录片了里呈现出来的无名模特,既然无名,就让我们认为那就是加菲吧_(:з」∠)_所以,如有ooc,概不负责哦❤
今天就上贵族大佬卷吧:-)


——————————————————————————


1.


 


“好了,你的工作结束了。”画架后的男人收起画具,向不远处角落里那个坐在高脚椅子上,昏昏欲睡的男孩难得的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Andrew知道这是画家愉悦的表现,着代表着他完成了一幅令他十分满意的作品,也以为着Andrew可以向他提出一些不过分的小要求。


“那真是太好了,先生,您真是不知道我的背有多疼,”年轻的男孩故意的大伏活动自己的身体,装作筋疲力尽的样子,“您难道还见过比我更加听话的模特吗?”


男孩纤细白皙的手指不停的摩挲着手中那只插满玫瑰的花瓶——画家在作画前将它塞进他的怀里。从窗外流淌进来的黄金似得的阳光泼洒在如水般通透的琉璃上,珍珠和珊瑚的华光交织出一个粉红色的梦。


这只花瓶价值不菲。画家喝醉时一不小心向贪财的妖精透露过,这只花瓶是他风光时一位赏识他的年轻贵族所赐。


此刻,这只花瓶被美丽的男孩捧在怀里,“看在我这么配合的份儿上,先生,您就把这捧玫瑰送给我吧,她们还如此的娇艳可爱。嘿,您瞧,花枝上的尖刺还未被拔去,这回让我的手指千疮百孔!要不,我亲爱的先生,您把花瓶一块儿送给我吧?”


 


2.


 


Andrew步履匆忙的穿行在喧闹且杂乱的大街上,他怀里搂着那只流光溢彩的花瓶,玫瑰的花瓣带着调情般的妩媚轻轻地拍打他修长的脖颈,他的下巴。他那和怀中的玫瑰分享着同样浓郁色泽的红润嘴唇,此刻扬起少年独有的天真烂漫的弧度。那双如同林间幼鹿的清澈双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


酒馆里的一群少年们曾经打赌,谁先从那个阴郁的画家手里哄来他那只珍贵的花瓶。谁就能免费喝一年份的酒,甚至一把曾经属于西班牙一位显贵的鲁特琴——一个自信的男妓,那位画家多年的模特给赌注加了码。


罗马不是属于他们这些放肆的年轻人的,于是,打赌成了这些名不见经传的诗人、画家、乐手们最大的乐趣,他们有时没有金子用来赌钱,就用些幼稚的冒险来刺激自己灰暗的无趣的生活。


当然了,免费的酒更是吸引人。


 


男孩不得不放慢了脚步,佩剑的士兵推搡着街道上的贫民,他们在为某些尊贵的大人们开道。Andrew回想起前些日子有人曾经告诉过他,国王邀请了整个罗马的贵族们参加一场盛大的狩猎。Andrew紧紧的抱住怀中的花瓶,微微抿起的嘴唇紧紧的贴在柔软的香甜的玫瑰花瓣上。他的大半张脸都被玫瑰花遮住,只露出一双颜色像糖浆般浓厚纯正的褐色眼睛,他的卷发跌落在额前,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年幼的小鹿,纤弱且美好。


 


原本拥挤的人群被劈开挤在两侧,道路的中央留下一条宽阔的过道留给骑士的骏马,名媛小姐、王宫大臣的马车通行。百姓们全部伸长脖子翘首以盼,疯疯癫癫的醉汉口中发出响亮的欢呼。Andrew被挤在一群聒噪的少女之间,他小心的捧着怀中的花朵,眉心浅浅的皱起。花瓶中的水洒出了大半,他害怕这些矜贵的美人们在他还未来得及赶回家之前便枯萎而死。


 


所有人都在随着皇室的乐队欢呼,所有人都在高声歌颂国王的英名,所有人都在争抢从贵族小姐们手中玩笑着投掷出的金币和珠宝,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嘈杂的人群中央还有一位消瘦挺拔的白衣少年正微微颔首,柔软的天鹅似的脖颈低垂,少年此刻那比玫瑰更加饱满的嘴唇正是等待一个缠绵的亲吻时特有的甜蜜模样,他迎着一缕缥缈的暧昧的微风,吻上了唇边一枝苍白的玫瑰。


不,不是所有人,还有一个人也看到了。


3.


Jesse Eisenberg公爵是帝国里最年轻的权贵,国王的邀约里当然有他的名字。他对打猎兴趣不大,愿意套上骑装跨上马背只不过是因为近来的日子与他来说太过无趣。


他紧跟着国王的坐骑穿行在城市的街道里,空气里弥漫着陈朽发霉的味道,在温暖的阳光里更发酵出令人作呕的味道。


Eisenberg公爵意料之中的在还未出城之前就感到了后悔,他的思绪开始飘散。在马背上容易让人想的更久更远,他莫名的想到了许多年前他曾经见过的一个画家,那个画家笔下不再是一味的歌颂上帝,而是用背叛了艺术所谓的崇高与庄严的笔触,在画纸上绽开自己陷溺在忧郁和淫欲里的梦。


他想到不久前有人给他看过这位长着一张杀人犯的脸的画家的近来的新作,纤细的少年像是罂粟花一样病弱的白,神色倦怠,眼神迷离似乎春睡初醒。美丽的男孩怀中是一篮几近腐烂的水果,那股过分的香甜取代了颜料湿漉漉的腥气,扑面而来。


年轻的公爵脑海里是画中男孩半褪的衬衣,暴露在空气中覆盖着单薄优美的肌肉的肩膀,突出的锁骨,以及脖颈精致的线条。


当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画中男孩那张令他着迷的面孔时,公爵听到有几个女人尖细的声音在呼喊他的名字,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他下意识的猛一回头,就在那一瞬间,刚刚还只是画中人的面孔一下子跳出了他的脑海,这张面孔和人群里那个同样苍白的男孩的脸庞精妙的重合,一样的不耐神色,一样的好看和可爱。不对,他比画更加的好看。更加令人惊艳,令人口干舌燥的是,那只真实的活在尘世中的精灵,他正像是在亲吻爱人一般的,温柔且眷恋。


多年后公爵总是带着无尽的感激回想起那一天,他感激自己并未错过那神迹般动人的景象,那是他一生中所见的最令他迷醉,令他震撼的景象。


那少年的一吻,散发着蜂蜜和牛奶甘醇的,稚气又纯洁的气息。这个甜过世间万物的吻,一同吻在公爵那颗冰冷已久的心脏上,滚烫的,点燃了一片空旷的死寂


他那双深邃的蓝眼睛深处燃烧起欲望的火焰,年轻的贵族唇角挑起一个饱含征服欲望的笑。他猛的勒起缰绳,胯下的白马扬起头,挣扎着发出一阵咆哮般的嘶鸣。随行的骑士满脸担忧的跟着停下,“大人,国王的狩猎……”


公爵唇角的笑容更甚,“我已经抓到一只鹿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鹿。”


4.


Andrew感到有一道热切的目光正盯着他,然而当他抬头张望时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有一道强劲的马蹄远去的声音,和正在道路中央缓慢移动的大部队相比显得有些突兀。于是男孩认定自己一定是搞错了,他有仔细的端详玫瑰花的花瓣——有些受了伤的花瓣已经开始泛黄。男孩雪白的牙齿轻轻划过自己嫣红的下唇,手指来回的抚弄那些比丝绸更加柔滑的花苞。
蹙眉的少年决定挤出混乱的人群,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他把花瓶紧紧的圈在怀里,眼睛透过额前的卷发小心翼翼的看路。他虽然纤瘦,但是也高挑修长,所以只是慢了一些,顺利的逃出了那群狂热的百姓。


终于离开了吵闹的街道和那儿浑浊闷热的空气,Andrew长舒了一口气。他被热气蒸的粉红的皮肤经过黄昏时寒凉夜风的吹拂,有恢复了一贯的牛乳似的白。
天空是厚重的金色,其中藏着像是新鲜蜜桃一般的,濒死的太阳。男孩就沐浴在绯红一片的温暖的晚霞之下,身上被镀上一层朦朦胧胧的霞光。


一枝玫瑰从花瓶中跌落到尘土里,少年顿住脚步,几乎不可闻的浅浅叹了口气,然而在他准备倾身拾起它时,另一双手凭空似的重新在他的视线里,替他拾起了那枝尘埃里的玫瑰。


5.


直到那朵玫瑰被男人重新插回Andrew怀中的花瓶,少年的脸上维持着一种几乎称得上是娇憨的神态,公爵被他的表情逗笑,笑容瞬间柔软了他刀刻般面容的冷峻。男孩泛着水光的大眼睛捕捉到了这个变化,他又骨碌着眼珠打量一番面前的男人,终于也向他展开笑脸——一种曾经被那位画家调侃,让他本来就幼稚的小脸看起来更加傻乎乎的笑脸。


男孩的笑容让公爵忽然发现他比自己想象的年龄更加小,十六?十五?那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小宝贝身上同时散发出极致的纯洁和极致的淫荡的?
他看清了男孩怀里的花瓶,更加确定了他就是那幅画中描绘的男孩。多年前,他经常将它送给那位惊世骇俗的画家,现在,显然是某位漂亮的小骗子得到了它。


“谢谢您,先生。”男孩仍然笑眼弯弯,生活在他灵魂里的那只幼鹿的模样更深刻的体现出来。公爵惊异于男孩声音独特的甜软和黏腻。
他像是一杯加了许多香料的葡萄酒,浓郁的甜香完全遮盖了酒的味道,然而它始终是酒,而且浓烈,饮少辄醉。


Jesse Eisenberg,帝国里最年轻的公爵,在他二十五岁这一年第一次感受到了爱神的荒唐。


tbc.


不要脸的打了me⚘(∀`ฅ*)爱您!
为什么一见钟情?因为加菲长的好看啊!

评论

热度(83)

  1. 大疤头家的小白鼬ORoRo_想写三角关系 转载了此文字